美国能源独立和页岩气革命的深刻影响

原创 暗潮  2013-01-08 13:31:54  阅读 92 次 评论 0 条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欢迎转载本人原创文章、图片,请提供本博客中相应文章的链接。
请勿将原创图片、文章用于商业用途!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本站所分享的影视作品均转自网络,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支持正版。
若有侵权,请留言告知,万分感谢!

摘要:美国能源独立的实质是避免国外某些因素对其能源安全、经济安全乃至国家安全产生强烈影响,增大能源供应的自主性,特别是要减少局势动荡地区的石油进口。为此,长期以来美国采取了综合措施,包括节能节油、发展新能源、增加国内油气产量等,从而使能源消费总量和石油消费量增速降低,为能源独立奠定了基础。随之迎来的页岩气革命,使美国油气产量快速增长,油气进口量、进口依存度大幅下降,同时来自中东等动荡地区的进口份额大减。页岩气革命提高了非常规油气的地位,使之在中长期的未来有可能与常规油气平起平坐,甚至超过它而居主要地位。同时还开拓了传统油气勘探和油气地质学创新发展新途径,改变了世界地缘油气格局和版图,为能源构成改善和环保开拓了新路径。另外还必须看到,更自主、更廉价的能源供应不仅对美国经济恢复做出了现实贡献,有可能促进美率先走出衰退,而且使其在“再工业化”、在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历史进程中居于优势地位。美国能源独立和页岩气革命的进程对我国能源战略有重大启示,我们应更强调节能和需求侧管理,贯彻多元发展和因地制宜的战略思想,常规和非常规油气并举且大力推进页岩油气开拓,而经济体制改革是这些目标实现的前提和保障。
关键词:美国能源独立 页岩气革命 非常规油气 地缘油气 中国能源战略 多元发展
Abstract:The essence of the United States' energy independence is to increase the autonomy in the energy supply,especially to reduce oil imports from trouble spots. For this reason,comprehensive countermeasures have been taken in the long-term efforts,such as energy and oil saving,development of domestic energy production including new energy. On this basis,the shale gas revolution led to the rapid growth of nature gas and large decline of oil & gas imports and import dependency. Meanwhile the share of imports from the Middle East and other troubled spots is greatly reduced. Due to shale gas revolution,unconventional oil & gas has been put to the same outstanding position as conventional oil & gas,leading to the innovative development of traditional oil & gas geology and exploration,changing geopolitical situation of the oil & gas world,and developing a new path for the improvement of the energy mix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t's seen that more independent and cheaper energy supply not only has made a real contribution to the U.S. economic recovery and made it possible to take the lead out of the recession,but also help U.S. achieve "re-industrialization" to be in a prior position in the third industrial revolution. U.S. energy independence and shale gas revolution give the great revelation to China's energy strategy. We should lay emphasis on energy conservation and demand-side management,and carry out strategic thinking of diversified development and adaptation to local condition to develop simultaneously conventional and unconventional oil and gas and vigorously advance shale gas development. The reform of the economic structure is the prerequisite and guarantees to achieve the goal.
Key words:U.S. energy independent,Shale gas revolution,Unconventional oil & gas,Oil & gas geopolitics,China's energy strategy,Imports and exports of oil & gas.
1 前言
近年来美国能源独立和页岩气革命成为热门话题,一批有见地的论著陆续见诸报道,其中也不乏质疑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事实和数据丰富了人们的认识,特别是把二者联系起来的深入探讨也给人更深刻的启迪。笔者拟就此略陈管见。
2 美国能源独立的实质和核心
20世纪70年代爆发的石油危机,对以石油输入国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国家产生强烈冲击,导致了二战后影响全球的一次经济危机,其中首当其冲的是美国。作为反思和对策,时任总统的尼克松提出了美国能源独立的目标设想,以后的美国总统都继承这个思想,并以不同形式和力度推动其进程。能源消费总量和石油进口量长期居世界首位的美国提出这样的口号,导致许多人的误解甚至嘲讽。误解者把能源独立理解为能源封闭式的完全自给自足,这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地球村中当然是不必要的,也不可能。美国能源独立的实质是避免受到国外某些因素对其能源安全、经济安全乃至国家安全的强烈影响,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独立”地掌控其持续发展[1]。而这个问题的核心是石油进口,要实现石油进口依存度的大幅降低,使其不受因动荡而有很大不确定性的石油输出国影响。不言而喻,这类石油输出国主要指中东。因而有人形象地说,能源独立是要剪断中东石油的“脐带”。而二战后西方的恢复和巨大发展确实曾依靠中东廉价石油的供养。进一步说,剪断中东石油的“脐带”只是个比喻,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断绝从中东的进口(没有这种必要),而是要求不因主要石油输出国的动乱或其他因素而影响到美国自主的发展。
广而言之,这种对能源、经济不受外来过分干扰的追求不仅是“美国梦”,也是各大国、各大经济体(区)共同的努力方向,只是有些国家因条件差得太多而难以明确提出而已。

3 美国能源独立之路
3.1 长期实施的综合措施为能源独立奠定了基础
为了实现能源独立的目标,美国持续地在节流和开源两个方面下功夫。节流是要求提高能源效率(降低能源强度)和推广对石油的替代;开源是在陆上强调提高油田采收率,鼓励老油田后期低产井开发[2]和低品位的非常规油气开发[3],在海上加大深海油气开发力度。节能、新能源、提高国内油气产量号称“三驾马车”。这些综合措施首先使美国能源和石油消费量的增长趋缓,继而使二者呈现负增长,最终推动美国走向能源独立。

3.1.1 节能节油
依靠生产到消费各环节的技术性节能,依托把耗能的第二产业向新兴国家大幅转移和第三产业产值迅猛扩展所带来的结构性节能,美国的能源强度持续降低。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资料,以199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美1990年、2000年能源强度分别为0.235t标油/千美元、0.160t标油/千美元(见表1),后者为前者的68.1%;同期日本以上3个数据分别为0.255t标油/千美元、0.221t标油/千美元和86.7%;同期这3个数据的世界均值分别为0.248t标油/千美元、0.189t标油/千美元和76.2%。以同年的能源强度相比,1990年和2000年美国分别为世界均值的94.8%和84.7%。以200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美国2000年、2010年的能源强度分别为0.23t标油/千美元、0.19t标油/千美元,后者为前者的82.6%;同期这3个数据的世界均值分别为0.39t标油/千美元、0.31t标油/千美元和79.5%。显然,美国的这两组节能指标在世界上是比较先进的,美国的节能取得了持续性进展。
美号称“汽车轮子上的国家”,以汽车消费拉动经济发展,在节油力度上初期虽弱于某些国家(如日本),但也在降低石油消耗上进行了持续努力。以199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美1990年、2000年石油消费强度分别为0.13t标油/千美元、0.09t标油/千美元(见表1),后者为前者的69.2%;这3个数据的世界均值分别为0.15t标油/千美元、0.11t标油/千美元和73.3%。2000年以来美采取了更有力的节油措施,以200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美2000年、2010年石油消费强度分别为0.09t标油/千美元、0.07t标油/千美元,后者为前者的77.8%;这3个数据的世界均值分别为0.11t标油/千美元、0.10t标油/千美元和90.9%。以2010年石油消费强度0.07t标油/千美元计,明显低于邻国加拿大(0.11t标油/千美元)和墨西哥(0.12t标油/千美元)。


表1   1990-2010年美国和世界能源消费强度和石油消费强度对比   吨油/千美元

 

项目

地区

1990年不变美元值计

2000年不变美元值计

1990

2000

2000

2010

能源

世界

0.248

0.189

0.39

0.31

美国

0.235

0.160

0.23

0.19

石油

世界

0.15

0.11

0.11

0.10

美国

0.13

0.09

0.09

0.07

 
原始数据采自EIA,表左半部数字为笔者计算,右半部直接取自国家能源局《能源数据手册2011》
节能所带来的直接成果是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由升势趋缓进而转为降低。美国上世纪最后5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年均增长率为1.71%,在2001~2005年的4年间下降到1.0%(见表2);之后一次能源消费总量转为下降,2005~2008年间、2008~2011年间分别为-0.44%和-0.74%。节油和石油替代同样使石油消费量年均增长率下降:2001~2005年的4年间为1.54%,而后与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一致,2005年后开始下降,2005~2008年间、2008~2011年间分别为-2.32%和-1.63%;同样也导致石油在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中的比例逐步降低:2005年、2007年、2011年分别为39.97%、39.86%、36.73%。


表2  2001-2011年美国一次能源和油气消费量、油气生产量变化 

项目

类别

2001

2005

期间年增率

2008

期间年增率

2011

期间年增率

消费量

一次能源

2259.7

2351.2

1.00%

2320.2

-0.44

2269.3

-0.74%

石油

 884.1

939.8

1.54%

875.8

-2.32%

833.6

-1.63%

天然气

6297

6234

-0.25%

6591

1.87%

6901

1.54%

生产量

石油

349.2

313.3

-2.68%

304.9

-0.90%

352.3

4.94%

天然气

5555

5111

-1.27%

5708

 3.75%

6513

4.49%

表内单位:一次能源和石油为百万吨油当量,天然气为亿立方米,其他说明同上表

 

3.1.2 发展新能源
发展新能源几乎是所有国家都重视的战略性举措,它不仅可以增加国内能源供应量,降低环境污染,而且还可直接或间接地替代石油,有助于降低石油进口量。新能源一般指水电以外的可再生能源,目前规模生产的为风能、生物质能、太阳能、地热能等。限于篇幅,这里仅对前两者在美国的发展做简单讨论。
目前美国生物质燃料主要是以玉米等农产品生产乙醇,大量生产并允许其以不断增大的比例掺混于市场出售的汽车燃料中。此外,生物柴油也开始小批量生产。至于主要以纤维素等生产液体燃料的第二代生物燃料也已开始由小规模试验向工业化生产转变。美国2001~2011年间生物燃料产量年均增长率达24%(见表3),其值明显高于全球相应值(19.37%),但略低于欧盟(27.17%)。不过由于基数大,2011年美生物燃料占全球产量的48%,为以甘蔗制乙醇而著称于世的巴西同年产量的2.14倍,欧洲的约2.87倍。进一步分析可见,2001~2007年美生物燃料产量年均增长率达26.47%,但在页岩油气快速发展的2007年以后该值却有所降低,其原因一是因为原料供应受限,二是受到丰富而价廉的页岩油气的市场挤压。
表3  2001-2011年美国新能源消费量和生物燃料产量变化

类别

单位

2001

2007

期间年增率

2011

期间年增率

2001-2011年增率

新能源

百万吨油当量

16.8

24.7

6.63%

45.3

16.37%

10.43%

生物燃料

千吨油当量

3288

13456

26.47%

28251

20.37%

24.00%

原始数据采自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笔者计算编表
经过艰苦的技术、经验积累,2003年以来美国风电发展明显加快,从而使其成为近年来世界上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风电市场。由于技术水平和设备国产化率的不断提高,风电价格已具备市场竞争力,使2011年其合同采购价比上年降低40%。该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占全国新增电力的32%,风电总装机容量达到“里程碑”式的5×104MW,比上年增长10%。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并没有出现某些国家(如中国)曾发生的大量弃风、“有千瓦而无千瓦小时”的现象。在美本土49个州中有39个州实现风电顺利上网,其发电量相当于经济相当繁荣的内华达等6个州的全部用电量。风电的增长不但降低了对煤炭、石油发电的需求,而且还提供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拉动了制造业的发展,对缓解经济衰退起到一定作用。

3.1.3 努力增加国内能源,特别是油气产量
美国是有150余年历史的油气生产大国,曾经多次以产量和出口量名列世界首位,但其石油、天然气产量分别自1970年、1972年后呈下降趋势。对于老油田,美国一直不断以新技术和加大投资来提高其采收率,减缓产量下降速度,并以政策鼓励、资金支持低产油田(包括处于产量递减期的油田和低品位、难开发的边际油气田,乃至非常规油气田)的开发和相关科研[2、4]。这种艰苦的努力,使峰值后的石油、天然气产量在起伏中到2001年的年均增长率分别仅为-1.93%和-0.26%,这不仅支持了相当大部分的国内消费,也为此后的转降为升保持了较高的基点而使之较易实现。美国老油气田减缓产量下降的努力,与前苏联西西伯利亚主力油气田群产量达到峰值后的急剧下降成为明显的对比[5],彰显出老油田(区)战术接替的战略意义[6]。美国努力挖掘老油气田潜力的努力在天然气上表现得特别明显,1987~2001年曾出现反弹回升,期间年均增长率达1.25%。这种在气层气(非伴生气)和溶解气(其占产量比例不大,并随石油产量的减少而减少),即常规气产量持续降低的背景下总产气量的提高,显然是基于非常规气开始投入开发,初期主要是致密(砂岩储层)气,其次为煤层气。对此,图1中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产量构成有明确地展示。石油的情况与气有类似之处,我们知道,伴随致密气产量的上升,致密油产量也有相应的增加。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美国管理当局顶住了环保舆论的巨大压力,不断加强海上油气勘探开发,使各大海域都有了新的招标区块。特别是在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漏油事故后,强化了监管和环境保护措施,提前结束对该海区的石油禁采令并颁布《五年海上勘探计划》,更大力度地投入开放,仅2012年6月就一次划出近万平方千米700余个区块对外招标。据美国《世界石油》统计,美2011年海上钻井219口,占世界的7.43%;2012年钻井数可能增加18.3%(作为对比全世界仅增加7.5%),达259口,占世界的8.18%,其中有220口投入墨西哥湾(几乎全部在深水—超深水)[7]。海上油气已成为非常规油气之后美国油气增产的又一支柱。

image
 应该充分肯定美国自上世纪末以来在能源上采取多项综合措施所取得的成果以及所确定的方向,虽未能扭转石油进口依存度居高不下的状况,但已为其后的转变奠定了相当雄厚的基础。终于迎来非常规资源,特别是被称为“页岩气革命”的页岩油气的快速发展,展现出美国能源独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景。在对这种前景的展望中,无论我们多么看重非常规油气,也必须同时承认加快发展节能节油、新能源和坚持在老油田挖潜、增储上产等综合措施仍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这里需要补充一句,由于文化上的差异,我国某些人把革命一词理解为天翻地覆式的否定,多用于社会领域。但在西方却可以被看作是重大的变革,常用于描述多种领域影响深远的变化。

3.2 页岩气革命展现了美国通向能源独立的前景
3.2.1 从致密油气到页岩气、页岩油
必须承认,到本世纪初美仍未能扭转油气产量的下降趋势。与之相应,2001年、2005年石油表观进口量(消费量减产量)分别为534.9Mt和626.5Mt,进口依存度分别为60.50%和66.66%;同期天然气表观进口量分别为742×108m3和1123×108m3,进口依存度分别为11.78%和18.01%。鉴于此,舆论界对能源独立多有讥讽,称之为“梦想”。
美国目前投入开发的非常规油气主要为致密油气、煤层气、页岩油气,由于气易被开采,各项资源总是先从采气入手。随着生产的深入,开发日益向低孔渗低品位的储层延伸,特别是在对低产井优惠政策的鼓励下向致密砂岩储层开拓。促使其经济效益和产量增长的是以水平井和压裂为主体的配套技术系列[8]。2005年致密气产量已达全部气产量的18%左右。煤层和(暗色)泥页岩也属致密储层,不过它们中的烃(油、气)是自生的,且主要以吸附态和微—超微孔隙中的游离态存在,而致密(砂岩)储层中的烃来自暗色页岩和煤层中,正因为如此,后两者中保有的烃可能更丰富。于是,致密气的思路和技术被引入对煤层气、页岩气的探索,积极推动这一探索的是富有竞争活力的美国中小公司,在适应了其特殊性后首先在煤层气中获得成功。继之以长期而曲折的努力使页岩气的工业化开发获得成功,并在2005年、特别是2008年后使产量快速上升(见图1)。据EIA的统计[9],页岩气的飞速发展使天然气价格大幅降低,由14美元/MMBtu(百万英热单位,1Btu=1055.06J,下同)下降到2美元/MMBtu,导致页岩气的生产者更倾向以基本相同的技术,在同一区块同一层系内多生产价值更高的页岩油。本来仅因为分子中含碳数不同而使其相态(气、液、固)不同的天然气和石油,在生成和赋存中就有密切的共生和伴生关系,如在美国最早进行工业生产的沃斯堡盆地巴奈特页岩中,该盆地中部的井同时产气和凝析油,向更深处的井则主要产气,向更浅处的井主要产油[10]。在石油产量下降趋缓的背景下,美页岩油产量的上升终于使石油总产量转降为升。

3.2.2 美油气产量转降为升,进口依存度大幅下降
页岩气的快速增长使美天然气产量由降低转为持续的较快增长,使2005~2008年、2008~2011年间气产量年均增长率分别达3.75%和4.49%。仅以2011年计,比2010年增长达7.81%,终于使美天然气产量超过俄罗斯而居世界首位。与之相应,天然气表观进口量在2008年、2011年分别降到883×108m3和388×108m3,进口依存度分别降到13.40%和5.62%。据EIA2011年预测,2035年美天然气产量将达到8210×108m3,其中非常规气共占74%,而页岩气占46%[11]。如前所述,由于气价降低,美国公司更加注重页岩油的生产,从而使其成为石油总产量上升的主要来源[12]。据报道,到2012年6月,页岩油产量达到72×104bbl/d的水平,同比增长12.5%,到2035年可望在现有基础上翻番(144×104bbl/d)。美国国家石油理事会的预测则更为乐观,认为“如技术和环境条件具备”,2035年美页岩油产量可达200×104~300×104bbl/d。
由于页岩油产量增加,美石油产量在2008年后也开始转降为升,到2011年的3年间年均增长率为4.94%(见表2),与之相比,同期世界石油产量年均增长率仅为0.26%。2011年产量达352.3Mt,基本与2000年持平,即3年的增量相当于此前8年的减量。进一步看,2012年上半年的日产水平又比上年同期增加12.3%,重返2008年的水平[13]。与之相应,在产量上升和消费量下降的双重影响下,石油表观进口量由2005年峰值时的净进口505.7Mt(进口依存度达66.35%)降到2008年的485.7Mt,进口依存度降为57.14%;2011年净进口量进一步降到444Mt,进口依存度53.3%。按2012年上半年日均净进口798.8×104bbl计,大致按上年消费量的递减率计算2012年的消费量,即可得出该年进口依存度降至42.1%的推测。美国越过石油净进口量和进口依存度双双上升的拐点,进入了两者皆下降且进口依存度下降更快的阶段,进而终于使进口依存度降到50%以下。
已取得的成果使人们看到近中期美国天然气由进口转变为净出口的可能性。据EIA近日乐观的估计,美国在2016年、2025年将依次成为液化天然气(LNG)和管道气的净出口国,综合看2021年将可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保守估计2035年稍后也会成为天然气净进口国(见图1)。对于美国未来石油产量的估计差别较大,笔者见到的乐观估计当以花旗银行2012年的说法为代表,认为2020年美页岩油产量可达1×108t。据此,笔者预测届时美石油产量将为4.52×108t。如果再考虑到2008~2011年间美石油消费量年均增长率为-1.63%,笔者设定未来9年该值为-1.65%,则2020年美石油消费量可降至7.18×108t,届时表观石油进口依存度有可能为37%。如按上述美国国家石油理事会的预测,2035年美页岩油产量可达200×104~300×104bbl/d,笔者以此作为美原油进口的相应减少量,同样按照-1.65%的年均增长率计算届时的消费量,则推测美2035年石油进口依存度可降至20%~10%。退一步说,以上述“乐观估计”作参考,如果继续目前产量上升、消费量下降的发展势头,也可以认为美国石油进口依存度将持续大幅降低。

3.2.3 美国石油进口来源构成的变化
长期以来,美国石油进口来源分布的突出特点是主要来自就近的大西洋供销区[14]。20世纪80年代初期该区占美进口的比例达70%以上(1985年第二次石油危机后曾达72.32%),90年代降至60%~67%。本世纪初多在75%左右,2009年达78.28%,重新占据主导地位。在大西洋区内,美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比例呈上升趋势:上世纪80年代初多在21%左右;在两次石油危机期间两国对美出口量和所占比例大幅度提高,如1985年达30.56%;90年代和本世纪最初的10年,两国所占比例大约在25%~30%。作为市场经济充分成熟国家及北美自贸区成员,加、墨两国在对美石油出口上具有一定的互补性,墨西哥出口减少时加拿大就会有相应增加。80年代后期以来,加拿大所占比例开始超过墨西哥,1998年二者分别占美国石油进口的14.75%和11.35%,2009年分别为21.54%和10.84%。
中东占美石油进口的比例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为14%左右;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其数量和比例持续增长,所占比例为20%左右;1998年对美出口量超过亿吨,比例达22.0%。本世纪初来自中东的进口量相对稳定,但所占比例转为降势,2007年、2008年分别为16.43%和18.80%。2009年在美石油进口量大幅下降的背景下,中东向美出口降到亿吨以下(8690×104t),占美进口比例降至15.38%[15]。
值得关注的还有非洲,随着其产量的提高,非洲石油出口量,特别是向美出口量及占美进口的比例均有整体升高的趋势,并在1989年、2007年出现峰值,占美进口比例分别为13.45%和20.13%。此后非洲向美出口量及所占比例均呈降势。非洲内的不同地区对美国石油进口的影响也不同。在北非石油出口中油品比例较高,以向欧洲出口为主,2009年油品出口占非洲油品出口的81.9%;在西非石油出口中原油比例较高,以向美国出口为主,2009年原油出口占非洲原油出口的62.8%。由于西非产量增长快,其占非洲向美出口的比例也由2001年的68.1%上升到2009年的79.2%。显然,西非已成为美国在美洲之外仅次于中东的进口来源地。
与美国石油进口量降低相比,更加使我们关注的是近年来美国石油进口来源构成的变化加快了。以2010年为例,大西洋区占美国原油进口的比例达80.94%,其中加拿大和墨西哥分别为21.38%和12.50%;从中东进口8530×104t,仅为2008年峰值时11970×104t的71.3%,占美石油进口的比例也由18.80%降至18.52%;非洲向美出口量也由2007年的13520×104t、占20.13%降至2010年的9055×104t、占19.66%(大于中东所占比例)。分析2011年的数据还可有新的启发:美石油进口来源构成可因具体地区形势变化有灵活的调整。非洲居美国进口前10名之列的尼日利亚、安哥拉、阿尔及利亚因局势动荡产量减少,使美国从其进口量分别比上年减少22.99%、17.55%和42.38%,从而使非洲向美国的出口量降至10余年来的最低点,仅为6740×104t,占美进口的14.94%,而以2012年前4个月计则进一步下降至10%左右。与之相应,美国从北美邻国的进口量持续加大,加拿大和墨西哥分别占美进口的约24.53%和12.38%,以2012年上半年计更分别为39.9%和11%。从中东的进口量和所占比例也出现反弹,2011年为21.47%(见表4),以2012年前4个月计则上升至24.8%[16]。特别是作为世界最大的“浮动生产国”、出口国,且为美国最坚定盟友的沙特阿拉伯向美国的出口比上年同期增加16.36%,弥补了非洲主要出口国的下降。
表4  2010和2011年美国石油进口来源及其比例

项目

北美

南美

非洲

欧洲

其他

大西洋区

中东

亚太

2010

进口量/万吨

15610

7525

9055

725

4370

37285

8530

250

比例/

33.89

16.34

19.66

1.57

9.48

80.94

18.52

0.54

2011

进口量/万吨

16658

7665

6740

405

3825

38593

9685

130

比例/

36.92

17.00

14.94

0.90

8.48

78.24

21.47

0.29


注:①原始数据采自2012年美国《油气杂志》,笔者统计编表,原资料未列出5×104t以下进口来源国(地区);②“其他”包括中美洲并有少量来自独联体,后者主要产于欧洲和亚洲西北缘,且运输亦必经大西洋,故一并计入大西洋区。
以上数字生动表明,在美国石油消费量降低、产量上升、进口量和进口依存度下降的基础上,美国从易发生动荡地区的进口量可以大幅度下降,从“可靠来源”区的南、北美洲(特别是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进口量得到持续增加。这不但增强了美国自主掌控能源的能力,使其在能源独立的路上迈出了关键性的一大步,而且也降低了进口成本。
从美国学术智囊们针对石油危机开始提出能源独立的设想起,至今30余年的曲折历程经历了节能节油、发展多种能源的艰苦积累,使能源消费总量和石油消费量的增速降低,终于迎来页岩气、页岩油产量的大增长,从而使已持续多年的产量下降曲线转而走高;它与近年的能源消费总量和石油消费量双双降低相叠加,使油气进口量及其进口依存度较快地下降;在优越地缘油气条件下,使来自具有某种出口不确定性的动荡地区的石油进口大幅减少,终于迎来了能源独立的曙光。回顾这一被不少人嘲笑的“美国梦”走向实现的艰难漫长历程,不由不赞赏这一综合性庞大系统工程的倡导者们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及其正确的架构设计,这也再次说明了发展战略研究的重要意义。

本文地址:http://wu2007.cn/post/2013/51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暗潮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欢迎转载本人原创文章、图片,请提供本博客中相应文章的链接。
请勿将原创图片、文章用于商业用途!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本站所分享的影视作品均转自网络,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支持正版。
若有侵权,请留言告知,万分感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